快捷搜索:  as

海淀实验中学刘致尧:我的“鼎”缘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有着历史和文化的先天优势。博物馆众多,林林种种共计一百多家。我和爸爸经常徜徉其中,乐此不疲。博物馆的游历不仅增长了我的人生阅历,也让我对其中的很多文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个暑假的上午,我们来到了国家博物馆,这里正在举办《中国古代青铜器艺术》展。这个展览集中展现了我国古代夏、商、西周、春秋、战国各个时期的青铜器精品。成套的编钟、锋利的刀戈、精美的面具……,但最多的还是各种鼎器,有三足鼎、四足鼎,圆鼎、方鼎,置身其中,让人不由得心生肃穆,不禁为祖先高超的青铜器技艺拍手叫绝。

忽然,爸爸指着一个巨大的青铜鼎说:“看,国之重器!司母戊鼎,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青铜器!”我连忙跑过去,好奇的围着它仔细看。只见它四四方方、厚重稳当,器型恢弘大气,纹饰精美华丽,上竖两只直耳,下立四根鼎足。它重达1600多斤,一次铸成,是国博的镇馆之宝。

“咦?”我疑惑地指着铭牌说,“是‘后母戊鼎’,不是司母戊鼎。”爸爸思索片刻说:“后母戊鼎和司母戊鼎都是对的,‘司母戊鼎’一说是指‘司通祠’,祭祀的意思;“后母戊鼎”一说是指‘皇天后土,’取其伟大之意。说起‘司母戊鼎’的发现,还有一段传奇故事…...

那是1939年6月,几个寻宝人在河南安阳城外,用了十几天的时间,挖掘出一个锈迹斑斑的大家伙。大家一看就知道是件了不得的宝物。但很快,消息传到日本人耳中,他们当即开着三辆卡车来抢夺宝物。乡亲们马上把宝物重新埋起来,任凭鬼子怎样威逼利诱,都没有交出来。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司母戊鼎才重见天日。1959年中国历史博物馆建成,司母戊鼎从南京运到北京,它才得以在世人面前展现”

‘鼎’在古代是祭祀神器,也是国家主权的象征。在夏商时期,由于青铜器制作困难和青铜稀缺,它就成为了身份的象征。到了周代‘天子九鼎、诸侯七鼎、大夫五鼎、元士三鼎’则成了国家祭祀制度。而九鼎则成为国家政权的象征。”

‘鼎’被古人赋予了高尚而深邃的内涵,‘鼎’的成语也应运而生。《三国演义》的鼎足三分,让我想到的是大盂鼎的稳重;问鼎中原,脑海里浮现的是大禹铸九鼎的传说;拔山举鼎,眼前出现的是西楚霸王的豪迈。‘鼎’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它述说着历史,绽放着璀璨之光。

以史为镜,鉴古知今。毛主席曾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今天,中国进入革故鼎新的时代,科技不断进步,社会不断发展,中华五千年的文明还将继续。我期待,我对文物的探索能持之以恒;我相信,我和文物的故事将再续新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