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埃及新狮身人面像被发现 为免气候变化造成损坏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埃及卢克索省古迹事务管理局局长5日表示,卢克索当地发现了一尊新的狮身人面像。

据报道,该官员称,这尊狮身人面像是工人在修复连接卡纳克和卢克索神庙的道路时发现的。官员指出,该塑像拥有与吉萨着名的狮身人面像相似的外形。

报道称,专家们尚不急于将从地下取出来,以免因剧烈的气候变化而对其造成损坏。

吉萨狮身人面像位于埃及首都开罗西南吉萨金字塔附近,与金字塔同为古埃及代表性遗迹。该狮身人面像相传为古埃及第四王朝法老哈夫尔下令建造的。

延伸阅读

除法老和金字塔外还有什么?这本书解读神秘的古埃及史

近日,中国画报出版社推出了亚非古代史专家乔治·罗林森的重要作品《古埃及史:环境基因、地缘争霸与文明兴衰》。从公元前三千多年讲起,迄至公元前三世纪,上下数千年,宗教、战争、外交、法老制度、文明、经济……

很多人都对“四大文明古国”之说比较熟悉——古巴比伦(位于西亚)、古埃及(位于北非)、古印度(位于南亚)和中国。很值得回味的是,这四大文明古国对应着的世界四大发源地,都位于大河流域。比如古巴比伦文明对应着两河流域,古埃及文明对应着尼罗河流域,古印度对应着印度河流域,而中国则对应着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所以,很自然的,在乔治·罗林森所着的《古埃及史》中,他就是从尼罗河开始来讲述古埃及历史的。正是尼罗河为古埃及文明的“落地生根”奠定了基础——正如黄河、长江是中国的母亲河一样,尼罗河,这条流经非洲东部与北部,自南向北注入地中海,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于古埃及文明和古埃及人来说,也具有莫大的意义——它的定期泛滥既是一场灾难,也是古埃及文明的机遇。直到如今,尼罗河对于埃及的意义仍然非同一般。

乔治·罗林森(1812—1902)是英国着名的学者、翻译家、亚非古代史权威专家。1812年出生于牛津郡的查德灵顿,1838年毕业于牛津大学。其学术贡献主要集中在三方面:西亚-埃及古代史;翻译希罗多德的《历史》;基督教神学。尤其在前两方面,其学术造诣之高,影响范围之广,非常罕见。他六十年笔耕不辍,出版了一大批蜚声海内外的佳作。

乔治·罗林森所着的《古埃及史》对古埃及人的起源、语言、人种、宗教及内政、对外关系等进行了探讨。而在与世界的联系来说,公元前3100年左右时美尼斯统一上下埃及建立第一王朝,标志着古埃及文明开始对世界特别是对其周边地区发挥重要的影响力——古埃及文明对后世的古希腊、古罗马、犹太等文明的产生影响深远。而今天古埃及文明更为世人所熟悉的,是法老们的陵寝,即巨大的金字塔以及神庙、方尖碑。当然,古埃及的医学体系所取得的成就也极其显着,堪称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医学体系。

古埃及文明形成之后,从美尼斯国王统一上下埃及开始,一共经历了早王朝、古王国、第一中间期、中王国、第二中间期、新王国、后期埃及等7个时期、31个王朝的统治,在十八王朝时达到鼎盛。当然,鼎盛时期的古埃及留给世界的不仅有巨大的金字塔,还有围绕金字塔的种种附会的传说以及传奇。众多的考古资料现在依然留存于埃及的已经不多,多半流失于海外。古埃及和现代埃及之间,能够产生关系的唯有地理位置上的联系,但文明之间早已产生巨大的隔裂!直到让·弗郎索瓦·商博良,在1822年宣布了对埃及象形文字的解读发现,古埃及文明才为世人所开始了解。如果没有考古发现,古埃及文明不过就是一个传说而已——仅仅有金字塔、狮身人面像以及木乃伊是远远不够的。

位列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古埃及,文明不可谓不昌盛,武功不可谓不强大,人民不可谓不勤奋,却为何最终退出历史的舞台,数千年文明湮没在漫漫黄沙之下?乔治·罗林森的《古埃及史》主要是解决这个谜题的。在书中,他提出了着名的“文明转移学说”,指出“埃及自从与更进步的希腊思想、更人性化的希腊文明以及希腊族群有所接触,就已经注定了灭亡的结局。因为它既不能完全否定自己,彻底走上一条全新的道路,又不能一成不变地继续存在下去。因此,一旦受到希腊文明的影响和渗透,它就立刻土崩瓦解,走向衰亡。”该学说还深深影响了英国的汤因比、日本的内藤湖南等具有国际声誉的史学大师。

原标题:埃及新狮身人面像 该塑像拥有与吉萨着名的狮身人面像相似的外形

值班主任:李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